2021年3月新聞綜述(四)

 

16分35秒     下載 MP4 文件

傳遞真相 亞特蘭大解體中共車隊遊行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16日訊】美國喬治亞州亞特蘭大的義工,近日組織車隊遊行,揭露中共對美國乃至全世界的危害。車隊經過市中心,吸引當地居民觀看,有居民表示希望看到中共解體。

十幾輛汽車組成的遊行車隊,經過市亞特蘭大市中心、奧林匹克公園等標誌性建築,揭露中共危害。

活動組織者孫先生:「通過這次疫情,人們也都看到,中共謊言造成了全球的災難。所以我們的目的就是要讓人們,清楚地認識到中共邪惡的本質。」

車隊打出了「中共不等於中國」、「解體中共」等標語。

活動組織者孫先生:「我們也能看到行人,看到這個信息之後的反應,比如說舉起大拇指,沖我們揮手致意,就能感到很多人們對我們這個信息,還是非常接受的。」

觀看車隊的當地居民表示,希望看到中共政權解體,人們要站起來反抗中共。

韓裔美國人Joshua Cruse:「作為一個韓國人,我非常了解生活在中共統治下人們的感受,我希望看到中共政權結束。為了民主價值,面對反民主價值的威權,(人們)要站起來(反抗)。」

還有居民希望了解更多信息,從而幫助中國民眾反對中共迫害。

聖母大學學生Macie Snider:「無論是汽車遊行,還是抗議,只要是和平的就行。我們這裡擁有言論自由,但在中國就沒有。如果人們能了解更多(信息),關於我們美國人怎樣才能幫助他們,或者是幫助起來反抗中共。」

還有居民認為,應該珍惜美國擁有的言論自由。

查塔努加大學學生Jacob Elbin:「那裡(中國)的人不能發聲,這裡的人可以發聲。我們應該為擁有這樣的權利而感激,意識到(我們)能在這裡如此幸運,而其他地方需要變得更好。」

汽車遊行穿越亞特蘭大市中心,持續四個多小時。

新唐人記者王瓊、岳磊亞特蘭大報導

—————————–

【禁聞】美記者新書 講述中國奴工血淚故事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26日訊】針對新疆人權問題,歐美各國對中共官員進行制裁。在中共官媒的宣傳下,中國大陸掀起一場對拒絕使用新疆棉花的多家知名服裝品牌的抵制風波。華裔美籍記者阿米莉亞.龐(Amelia Pang)在她的新書中,就關注了這些廉價的「中國製造」商品背後的奴工血淚故事。她呼籲國際社會,支持企業抵制中國的人權侵害。

法輪功修鍊者孫毅,是阿米莉亞.龐新書中的主人翁。他剛到遼寧瀋陽馬三家勞教所不久,就被要求用手指摩擦紙張,製作裝飾性的紙蘑菇,出口歐洲。他的手很快磨破,傷口感染,但他仍得努力完成每天160個蘑菇的配額。由於任務太重,幾乎不可能完成,孫毅平時只睡兩到四個小時,甚至夢中都在做這種紙蘑菇。

同樣曾被馬三家迫害過的姜晶,有著類似經歷。

旅美大連法輪功學員姜晶:「那些製造工藝品的使用的原料,它都是硬紙板。你要把它搓成像我們家庭用的餐紙,把它揉成那麼柔軟之後,再用那種非常有毒的膠,把它製成這個花,每天用手來搓那個花瓣。基本上這個手一天下來吃飯的時候拿筷子都拿不住的。我們那個衣服包括手指啊,就是被那個膠都粘掉了皮。」

而這些,遠不是黑牢奴工生活的全部。孫毅在馬三家勞教所,就同時遭受著多種酷刑虐待。

「手腳上戴著鐐銬,嘴巴被金屬的口塞撐開,鼻管強制餵食,眼睛被灌入辣椒醬……」

在中共監獄和勞教所,渡過近十二年的原大陸企業家於溟說,他接觸過的奴工者,年齡從16歲到70多歲不等,各種身份的人都有,很多人每天至少被殘酷奴役12小時以上。

原大陸企業家於溟:「任務重的時候,他一干,讓你干24小時、48小時。有的奴工者,他就強迫他就睡在那個水泥地上,睡在那個工作操作台上。」

惡劣的生存環境、極度的疲累,甚至加上酷刑,讓奴工者的身心都在接受極限挑戰。有人能勉強捱過,有人被迫害致死致殘,或是患上各種疾病。

如今身在美國的姜晶,在Costco超市看到剝掉皮的大蒜,還會不寒而慄。

姜晶:「我就說我不要買。因為(被非法關押)在馬三家(時)我們還做過那個剝大蒜,就是把那個蒜皮剝掉,一天要剝幾麻袋。」

在馬三家做過多種奴工產品的姜晶說,美國超市出售的廉價的中國製造商品,很多都是奴工產品。

於溟:「中國的每一處監獄,每一個勞教所,每一個看守所都已經蛻變成了勞動效率最高的血汗工廠。每一個囚徒都是他們的搖錢樹。獄方也不會給這些人做什麼所謂的什麼身體檢查,因此包括愛滋病,包括各種肝病,包括感冒發燒的所有的人,你都必須在流水線上作業。」

龐表示,這麼多年來,中共的強制勞動問題一直沒有得到解決。全球化貿易和西方的供應鏈,成了中共的幫凶。當代消費者對廉價和時髦商品的追求,也在推波助瀾。

於溟:「很多國家的工作有相當大的一部分,它其實都是丟給了中國的奴工,資助了中共,對人權迫害。你比如說杭州它一家監獄,就以杭州中賽實業有限公司作為註冊單位,它就下轄了38所監獄,關押將近四萬人,常年就從事各種服裝加工、來料加工、對外加工,外銷產品整個就佔90%以上。」

實際上,中共黑窩對於強制勞動的事實毫不遮掩。

2019年初,龐假裝成一名採購商人,造訪上海市青東強制隔離戒毒所時,每隔兩小時就有運貨卡車從這座戒毒所進出。

她調查發現,企業很容易就能調查到代工廠是否涉嫌強制勞動,但它們為了利益,視而不見。而在中共的高壓下,普通的調查機制也行不通,受恐嚇的工人不敢講出事實。

如何解決遍布中國的強制勞動現象?龐認為,新疆是比較好的切入點,因為中共在新疆投資很多,那裡也是「一帶一路」的重要交通樞紐。如果西方政府把貿易從新疆拿走,那將是強有力的籌碼。

採訪/常春 編輯/王子琦 後制/王明宇

—————————–

【禁聞】香港主持人正告中共:公開揭露一切威脅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25日訊】香港大紀元節目主持人黃瑞秋,真實報導香港的反送中運動,深受香港市民歡迎。但她最近收到中共公安輾轉發來的威脅,不准她再主持大紀元節目。黃瑞秋正告中共公安,以後對她的任何威脅,她都會公之於眾。

香港《有冇搞錯》和《石山視點》的節目主持人黃瑞秋,3月16號突然收到香港親友留言,表示中共公安找到親友在大陸老家的一位朋友,詢問黃瑞秋情況,並威脅讓她不要再做大紀元的節目。

香港大紀元主持人黃瑞秋:「然後還說,現在已經有國安法了。如果將來用國安法打擊她們、針對她們的時候,如果她的父母沒有了一個女兒,那會很傷心吧?這樣子威脅。」

被問話的友人,並不認識黃瑞秋本人。中共公安卻還威脅友人要想辦法找到黃瑞秋父母。

黃瑞秋猜測,被騷擾的最主要原因,是因為這個「特別」節目:「(手術刀)從胸口的時候划下去的時候,她喊了法輪大法好?嗷的大叫一聲,說法輪大法好。法輪功活體摘取器官這個事情是您的命令還是江澤民的命令?江主席!」

黃瑞秋:「裡面是我做這麼久節目以來,或者說是採訪以來,最深度的揭露中共的一集節目,而且很受歡迎。中共可能是受到刺激了。」

這是黃瑞秋第三次受到中共公安威脅。

早前,她經常參加香港反對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大型集會和遊行。

2017年,中共公安曾兩次威脅她的大陸親友,讓她不要在香港參加法輪功遊行集會,本人也別再煉功。

如今,中共「舊病再犯」,黃瑞秋分析,和「港版國安法」通過也有極大關係。

多位香港媒體人,已先後被警方以國安法為名拘捕。

但黃瑞秋認為,噤聲不是解決之道。

黃瑞秋:「這是原則問題呀!如果每一個人都噤聲的話,那就沒有人去揭露中共它做的事情,怎麼迫害人。那它控制了媒體,那就一言堂了!總是要有人揭露中共的嘛!我選擇了做傳媒,媒體,我覺得這是我們要守住的一個底線咯!」

黃瑞秋經歷了2019年香港反送中運動下的亂局,身處第一線,擔任採訪記者和直播主持。她曾親眼目睹示威者無辜中槍,而一度激動抽泣。「他在我面前倒下,我問他幹什麼?我扶你起來。我問他幹什麼?他說他中了槍!」

當天半夜12點半,在石硤尾港鐵站拍攝的黃瑞秋,遭到警察拉扯。

「現在警察扯著我的背囊,將我拉出地鐵站。」

10.1國殤日,在荃灣,她拍下港警向年輕人實彈開槍的一幕。

當天,荃灣警察抓捕年輕示威者,在現場的黃瑞秋,遭到警察威脅和驅趕。「第一次警告、第二次警告」

11月17號,香港理工大學被防暴警察包圍。黃瑞秋在現場報導。

她也曾經和示威者一起,經歷過警方施放濃度極高的藍色催淚神經毒劑。

她用「千年不遇」來形容2019年的香港。

黃瑞秋 :「全世界都等著看那個時候香港是怎麼抗共的,我覺得這個是千年不遇的機會,你要把中共邪惡揭露出來。嗯,就是,這個是使命吧,所以就衝出去(報導)咯!」

2009年5月開始修鍊法輪功的黃瑞秋,用「非常幸運」來形容自己。

黃瑞秋:「我就純粹的在尋道,想修鍊,想了解更多,然後讀法輪功的書,叫《轉法輪》,然後每天跟法輪功學員約在公園裡煉功,有時候會約在一起學法,大概四個月吧,我的病就好了。」

因為中共對法輪功的打壓,讓好奇探尋真相的黃瑞秋,不僅了解了法輪功的好,也看清了中共的惡。

面對威脅,她表示,不會退縮。

黃瑞秋:「現在在這裡就是告訴中共,他們以後對我的任何一個威脅,任何動作,我都會把它公開出來。我天天做直播節目,我天天都可以說。」

黃瑞秋說,不能天真的向中共做出妥協。曝光中共惡行,才能保護自己,讓家人有真正的安全。

採訪/常春 編輯/王子琦 後制/鍾元

—————————–

【禁聞】「老粉紅」公開退黨 呼籲抵制中共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17日訊】前不久,在紐西蘭奧克蘭西區馬場舉行的「慶祝3億7000萬勇士退出中共黨團隊」集會上,來自中國大陸的丁海江公開呼籲抵制中共滲透。這是他經歷切膚之痛後的認識,他也和我們講了自己的故事。

勇於公開聲援退黨,呼籲抵制中共滲透,可能很少有人想到,這樣的丁海江也曾經非常相信中共。

丁海江:「我這個歲數,現在不應該說我是小粉紅了,我是老粉紅。就是因為炒股賠錢了,所以我對共產黨說話我有點不相信了,過去完全相信。台灣那必須得收復,08年中國不舉行奧運會嗎?那中國得金牌了,我鼓掌那手鼓得都疼,中國偉大了,什麼的。」

丁海江原本在中國經營一家企業,2007年中國股市紅火他開始炒股,初期掙錢了,但他記得下半年股市漲到6124點時就一直下跌。中共官方宣傳說,中國經濟沒問題,是美國爆發次貸危機,影響了全球股市。後來又宣傳是歐洲的希臘、葡萄牙、西班牙等五國的拖累了經濟,而中國經濟則是兩位數成長。

但是丁海江發現,美國經濟開始恢復以後,股市也慢慢恢復。歐洲股市也慢慢好轉,唯有中國股市還是愁雲密布。

丁海江:「我記得是2009年的年底好像,當時是溫家寶在當總理,他就出來說了,要對中國經濟有信心,中國經濟沒有問題。這個東西怎麼講呢?不能看廣告得看療效啊。光說中國經濟沒問題,這股市不漲啊。這個時候我就陪了多少錢呢?陪了將近30萬了,這時候就徹徹底底的對共產黨說話產生懷疑了。」

一個問號種在了丁海江心裡,他開始研究美國,隨後又研究英國、歐洲、希臘,打破沙鍋問到底。

丁海江:「人只要問為什麼,只要你有較真的精神,共產黨就不好騙你。2010年我有一個朋友,他給了我一個插在電腦上的小東西,用今天的話說就是可以翻牆。我最開始看的就是新唐人電視台,(翻牆軟體)那裡邊有希望之聲,大紀元。這一看不得了,就把我過去從小的認知就等於完全顛覆了。一開始那種吃驚的感覺,後來越看,怎麼講呢,如饑似渴的看。這下可算挖到一個大寶藏了,挖到寶了。」

丁海江形容,這些報導真相的媒體給了他最早的啟蒙。但由於在股市中損失慘重,他總希望能挽回損失,2014年,e租寶出現了。

丁海江:「又出現了e租寶,當時叫互聯網金融,P2P。大肆的宣傳,剛開始我也不相信,因為畢竟我都已經有點開竅了。但是我就是又有點賭徒的心理,就是什麼呢?唉,在中國共產黨暫時也倒不了,這個是共產黨宣傳的,共產黨從國務院總理到什麼新聞媒體,整個那全是官方的,應該說它不能自己打自己臉哪。」

成立一年多後,e租寶被揭露只是一場龐氏騙局,涉案金額500多億,90幾萬受害投資人遍布中國各地。丁海江投入的50萬血本無歸,2016年1月2號,他和其他受害人去北京上訪維權。一開始北京市公安局的幹部出面安撫說,政府一定會保障民眾利益。但是7號風雲突變,警察開始抓人。

丁海江:「當這個(上訪)人一到五、六十人的時候,警察呼一下子就來了,把這些人包圍了,就都給拽到大車裡面去了,完了往那個久敬庄拉。有的人就不上,那他們就打了。有個小伙,那是我親眼看見的,有個年輕人就拽著,國家信訪局不有欄杆嗎?就拽著欄杆他就不鬆手,警察就用匕首割他的手。一割手,一出血他疼了,他不就鬆手了嗎?誰反抗打誰。就從那兒,我就開始認清共產黨了。」

如今丁海江一家已經移民到了紐西蘭,他不僅自己退出中共,還公開呼籲抵制中共滲透。他不希望自己的子孫再受中共迫害,他還建議國內還沒退黨的民眾說,要多看多思考,多和法輪功學員接觸,會得到真心的幫助。

採訪/常春 編輯/尚燕 後制/李沛靈

 
 

分享本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