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新聞綜述(四)

 

22分59秒     下載 MP4 文件

澳洲本迪戈法輪功汽車遊行 聲勢浩大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11日訊】4月10號,澳大利亞墨爾本法輪功學員到100多公里外的維州本迪戈市(Bendigo)舉行汽車遊行和集會,展示法輪大法的美好、提醒人們遠離中共。

34輛裝載著中英文展板的汽車,浩浩蕩蕩在交通要道上行駛,「法輪大法好」(Falun Dafa is great!)、「保護澳洲免受中共影響」(Protect Australia From CCP Influence)等醒目的標語,令當地市民駐足觀看。

本迪戈市議員威廉姆斯(Vaughan Williams)專門前來參加活動,感謝墨爾本法輪功學員的付出。

———————-

上校軍官監獄死亡 法輪功學員被嚴重迫害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20日訊】中共對法輪功持續22年鎮壓,不斷有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日前,一位被非法關押在山東濟南監獄的退休上校軍官在獄中離世,家人認為疑點重重。

據明慧網報道,現年66歲的公丕啟曾是上校軍官,退休前任山東省預備役高炮師副參謀長。因堅持修鍊法輪大法,遭非法判刑7年半,被關押在濟南監獄。

今年4月12日晚上,公丕啟的家人接到監獄的通知,稱公丕啟突發腦溢血,送中心醫院搶救無效後死亡。

公丕啟的親友想去探視遺體,卻被醫院和監獄拒絕。最後幾經交涉,只允許公丕啟的大哥及侄子二人進入,並且不允許拍照及錄像。

對於公丕啟的死亡,其家屬認為疑點重重。

公丕啟女兒公曉燕:「 當時看到他(公丕啟)耳朵有血,頭部腫脹、頭髮濕乎乎的。要法醫鑒定,檢察院給出的說法是:說這些都沒有用。你即使不火化遺體,15天後會給你強行火化。」

而監獄監控錄像顯示公丕啟因不舒服倒地後,救護車半小時之後才到,延誤了搶救時間。

家屬認為,公丕啟的死亡直接原因就是山東省監獄的故意傷害和草菅人命。

公丕啟女兒公曉燕:「呼籲更多的中國人能早日了解真相。了解發生在中國、咱們同胞身上的,成千上萬人家庭身上的悲劇,能夠一起站到正義的一邊來,早日結束這場迫害。」

而公丕啟之死並不是個例。成都會計師毛坤因堅守信仰,遭到綁架,在被非法關押期間,遭受了毆打、電擊等酷刑。4月11日,毛坤突然被茶店子派出所送去醫院搶救,最終搶救無效死亡。

新唐人記者周琪綜合報道

————————–

美國際宗教自由報告:中共還在迫害法輪功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22日訊】周三,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發表報告,中國繼續被列為特別觀察國。委員會建議白宮,獨立調查新疆種族滅絕,向中共問責。委員會還建議華盛頓,對嚴重侵犯宗教自由的中共官員,實施金融和簽證制裁。

周三,宗教自由委員會在報告中指出,中國宗教自由情況繼續惡化,最令人擔憂的是對維吾爾的種族滅絕。

參議員湯姆·提利斯:「目前,中國100多萬維吾爾人被關押在集中營,只是因為他們的穆斯林面孔。」

去年,國會採納了委員會提出的制裁嚴重侵犯人權的中共官員,以及新疆法案等建議。

今年3月,北京宣布制裁委員會主席曼欽,以及副主席伯金斯。

美國國會議員表達了對委員會的支持。

美國國會參議員克里斯·庫恩斯:「我想感謝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特別是主席蓋爾·曼欽,感謝你的領導,以及你最近面對中共政府的制裁。」

副主席伯金斯在報告中,敦促拜登政府,將國際宗教自由列為優先事項。報告還特別關注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情況。

報告指,2020年,數千名法輪功學員被騷擾和逮捕。一些學員或由於酷刑折磨去世。可靠資料還表明,活摘法輪功學員等群體器官的罪行,很可能還在繼續。

報告的「信仰自由受害者名單」中,遭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數,僅次於基督徒和穆斯林。

另據《明慧網》報導,2020年,至少84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離世。114名65歲以上老年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年齡最大的88歲,刑期最長的12年。

新唐人記者畢心慈綜合報導

—————————

武漢律師孟凱遭秘密判刑 案件被指六處違法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10日訊】一名武漢律師孟凱去年10月,和20多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捕,非法關押超過5個月,近日被秘密送往長沙監獄培訓班,不準家屬接見,也不準律師會見。維權律師分析此案至少有六處違法。

據明慧網報導,法輪功學員孟凱日前被非法關押在長沙市第一看守所,家人前後請了兩位律師前往探視,都被拒絕。近日,家人再到看守所給他送錢時,孟凱已不在看守所。輾轉得知,被秘密送往長沙監獄培訓班,獄方透露:「學習一個半月,就會告知人分往哪個監獄。」

孟凱曾就讀於武漢華中農業大學的法律系,1999年迫害開始時,他正在當律師並考研究生,因為修鍊法輪功,被非法判刑7年。出獄後,全家搬到長沙,在長沙一家公司擔任法務。2020年10月28號,前往外地幫公司打官司,途中被公安抓捕。

10月27、28號兩天,長沙市公安、警察出動上百人,綁架20多名法輪功學員,其中有博士生、高幹、律師,連80歲的老人也不放過。

原大陸維權律師 吳紹平:「如果是存在秘密審判的情況的話,這肯定是不合法的;刑警隊長他威脅家屬,因為他不認罪,就要判他10年,這至少是對老百姓來講,這至少是一種恐嚇;闖到他的家庭里,搜查住宅,然後又沒有持有任何手續,那肯定是一種典型的違法辦案的行為。」

曾經代理法輪功受害案件的律師吳紹平認為,當局在孟凱案子上有多處違法事實。

原大陸維權律師吳紹平:「案件在偵查、在審查起訴、或者審判階段,案件還沒判決、結案之前,就拒絕律師會見,本身就侵犯公民的合法權利;它又把公民強制送到所謂的『培訓班』,這本身也是不合法的,這種強制實際上就是對人身自由的一種限制。」

吳紹平強調,中共對法輪功的打壓本身就不合法,違反它制定的《憲法》及多個國際公約,對民眾信仰自由的承諾。

新唐人特約記者李辰、林岑心、舒璨採訪報導

————————–

《活摘》震驚新竹民眾 人權律師預告全球正義行動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13日訊】謝謝黃庭鋒。再來關注,國際調查性紀錄片《活摘》,獲獎頻頻,11日下午,在台灣新竹舉辦放映會,觀眾對中共強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表示難過和憤怒。人權律師朱婉琪也呼籲社會主流和有良知的人士,共同站出來制止中共邪惡的暴行。

《活摘》紀錄片揭露了中共強摘、盜賣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暴行。影片里的其中三位主角,是實際到中國接受器官移植的病患或其家屬,他們都懊悔當了殺人的幫凶,希望挺身而出揭露真相。

台灣國際器官移植關懷協會法律顧問 朱婉琪:「國際社會包括台灣在內,都知道法輪功學員是被中共強摘器官的主要的群體,那經由這個紀錄片的許多證人、專家的這個說明還有論證的話,讓台灣人更了解。不僅台灣人不應該去中國大陸換器官,同時應該遵照國際醫學的標準,把這樣子的一個中共不透明活摘器官的事情,藉由這個影片、藉由這個法輪功學員講述真相,不斷的傳播出去。」

民眾 張先生:「對於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然後對他們被活生生的這樣就被摘除器官,我感到非常的難過,然後同時我也感到非常的憤怒。就是為什麼會有一個政權,可以對他國內的人民,竟然做出這種非常不人道的一種行為這樣。」

民眾 吳先生:「確實是滿震驚的,確實會覺得要有更多人關注。」

影片中,紀錄了諾貝爾和平獎被提名人大衛‧喬高和大衛‧麥塔斯,多年來對中國發生的活摘器官及交易,所進行的獨立調查,朱婉琪律師表示。

台灣國際器官移植關懷協會法律顧問 朱婉琪:「我們將在未來幾個月當中,推出一個世界性的反活摘的活動,那這個活動的話,我們希望社會的各個主流能夠站出來,讓整個世界、還有讓國際組織、讓各國這個歐美政府,能採取更具體的行動,一起來制止中共的暴行。」「讓台灣人更了解,只要中共存在一天,就不會有自由的中國,也不會有和平安全的台灣。」

這場《活摘》紀錄片放映會,是由台灣基進新竹黨部主辦。從3/14第一場「假孔子之名」,第二場3/28「求救信」至今,連續安排3場不同議題的放映會,希望讓更多民眾了解中共邪惡的本質。

新唐人亞太電視林秋霞、彭正乾台灣新竹採訪報導

———————

【禁聞】海南趙鋒慧突然失聯 家人緊急呼救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08日訊】大陸法輪功學員趙鋒慧在4月7號下午突然與家人失聯。當晚警察還上門騷擾。他的兒子表示,父親應該已經被抓,呼籲外界緊急施以援手,營救父親。

監控視頻:「叮咚、叮咚、我們派出所的,開一下門,不開門我們就破門了!」

4月7號晚上10點多,海口鐵路公安處值班所長帶著幾個人來到法輪功學員趙鋒慧家門口,連聲威脅開門。

監控視頻:「給你最後一次機會,把門開開什麼事沒有,要不我可就破門,自己想清楚!」

趙鋒慧的妻子常虹雖然在家,但是不敢開門,因為當天下午,丈夫突然和她失去聯繫。

趙鋒慧兒子趙帥:「我父親他在三亞,準備往我們家的瓊海返回。當時應該是2021年4月7日的下午。按理說從三亞到瓊海的話,應該只有一個小時就到家了,但是一直到晚上都沒有到家。當時我母親就有點心裡就沒底了。」

趙鋒慧一家三口都是法輪功修鍊者,從修鍊中身心受益。但中共從1999年開始鎮壓法輪功,修鍊者隨時可能因為信仰而遭到迫害。

趙鋒慧兒子趙帥得到消息說,父親可能已經被抓。

趙帥:「有同修已經給那個叫海口鐵路公安處打電話了。然後確認應該是有一個人被抓了,那個人應該就是我父親,然後我父親一直也沒有回來,結果警察就到我家門口,就這麼一直騷擾。我母親在裡面一直沒有說話,她不敢開門,因為警察太多了。我有攝像頭,攝到了有六個人。」

趙鋒慧曾經是中國建設銀行鶴崗市支行工程監理,由於堅持信仰,他被單位迫害、開除,兩次被非法勞教。

趙帥:「1999年法輪功遭到迫害之後我父親一直上訪。斷斷續續幾進幾齣,總共將近關了五年左右。我父親絕食了三次,每次都是20多天。絕食出來,然後又被抓,再絕食,又被抓,再絕食。去年的12月份,我母親也是遭到過惡警的綁架。那時候她逃出來了,但現在又被困住了。」

根據趙鋒慧親筆寫下的,自己遭受迫害的經歷。2000年他去北京天安門廣場打橫幅被抓,被押回鶴崗當地的第二看守所。一名姓迪的警察指使人毆打他,並給他的雙腳砸上了一米長的支棍,吃飯、睡覺、上廁所都不摘下,帶了一周,摘下時雙腿已經不會走路了。

2000年7月趙鋒慧第一次被非法勞教,鶴崗市勞教所為了強制他轉化,把他打得昏死過去,還逼他們看污衊法輪功的錄像,並強制他們勞動,給勞教所掙錢。2002年趙鋒慧第二次被非法勞教,被迫害得從一個190斤的胖子,變成了80斤的骨瘦如柴的人型。被兒子背著回家。

由於勞教所警察仍然持續上門騷擾,趙鋒慧一家人被迫長年流離失所。目前還不清楚趙鋒慧這次為什麼被抓,趙帥估計和「清零政策」有關。

趙帥:「自打2005年之後我們家就搬到了海南,因為躲。我們家是東北人,黑龍江省鶴崗市人。就一直從東北追我們家追到海南島。現在又開始進行這種迫害。因為我們也聽說國內現在有一個清理政策,現在就開始又繼續迫害法輪大法弟子。」

根據法輪大法明慧網的報導,從去年開始,中共在全國範圍內對法輪功學員實施「清零」迫害行動,導致大批法輪功學員被綁架。而在過去的一年多的時間裡,至少又有115名法輪功學員因堅守信仰,被中共的監獄、看守所、派出所迫害致死。

趙帥:「我就是要要求他們立即釋放我的父親,同時不要再騷擾我的母親。同時我也譴責中共對我們法輪大法修鍊者的這個酷刑。它對我們的騷擾、迫害,真的是讓我們非常的痛苦。」

到截稿為止,記者得到消息,趙帥的母親已經化險為夷,但父親仍然沒有消息。趙帥呼籲外界關注他們一家人的遭遇,營救他的父親趙鋒慧。

採訪/常春 編輯/尚燕 後制/鍾元

———————-

【禁聞】一天四台心臟移植 武漢協和醫院供體哪來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18日訊】一天四台心臟移植手術,十天之內四顆心臟任挑⋯⋯極短時間內,源源不斷的器官來源,這種操作,讓醫學界人士看了都難以置信。一起來看武漢協和醫院的器官移植黑幕。

「全國首次!協和醫院一天完成四台『換心』手術」。

大陸《楚天都市報》去年報導,8月6號當天,14個小時之內,武漢協和醫院同時完成了四台腦死亡(DBD)心臟移植手術。

這不僅在大陸是首例,在全球也罕見。

今年3月18號,《長江日報》報導,武漢協和醫院完成了100例兒童心臟移植,持續居於全國首位。七歲男孩凡凡,不到一周就匹配到心臟供體。

令人咋舌的記錄,遠不止於此。

去年6月,該院在十天之內,就為一名女患者匹配了四顆心臟。

台灣國際器官移植關懷協會副理事長黃士維:「只要你有錢,那他們是可以提供你心臟。好,那到底這個心臟是哪裡來的?」

中共宣布從2015年1月起,停止使用死囚器官來移植。捐獻器官成為中共口中的唯一來源。不過,中國人主動捐贈器官的極少。

來源減少,移植數理應下降。但武漢協和醫院不降反升。

2015和2016年,該院心臟移植手術連續兩年突破百例,蟬聯全國冠軍。平均每三天就有一例。

但據《湖北日報》今年4月報導,武漢市器官供應缺口很大,每年需要1600具遺體,而該市每年遺體捐獻才約200具。

美國醫學博士李祥春表示,2017年,美國登記志願捐獻器官者,有1.3億人左右。根據2018年的數據,病人通常需要等6到9個月獲得匹配心臟。

而大陸捐獻器官的最主要平台--「施予受」,到2018年5月初,只有30來萬人登記,這說明,2017年不會超過這一數據。但中共卻宣稱2017年中國公民逝世後,器官捐獻為5148例。李祥春認為,這根本不可能。因為30萬的登記者,並非都是馬上身亡的,它有一個死亡率。

美國醫學博士李祥春:「2018年,中國大陸的平均死亡率是7.13‰,其中能夠符合器官移植手術比例的,只能是百分之一到二,因為正常的疾病死亡,很多時候他的器官不能夠作為器官移植。你這樣算下來的話,他可能只能從這裡面拿到不到40個人可以做器官移植的。所以說,它說2017年有捐贈器官案例是人,就只能是多數人是在捐贈以外的來源。」

李祥春表示,這證明中共的器官捐贈,都是謊言。

李祥春:「所以說,你說(武漢協和醫院)這種靠捐贈馬上得到四個(心臟),這個可能性基本是不存在的。」

為了緩解器官不足,所謂的腦死亡供體,成為又一重要來源。

腦死亡心臟保護,也被武漢協和醫院列為技術突破。

不過,海外國際調查發現,中共軍警和醫生人為製造供體「腦死亡」,以便能活體摘取器官。

武漢協和醫院,和該院器官移植中心主任董念國,也名列《追查國際》涉嫌活摘名單。

多年來,在這裡完成的幾百台心臟移植手術,大多由董念國親手實施。

黃士維:「中國的話有幾個前提。第一個,只要它的器官移植系統不是完全對公眾開放透明,第二個,只要它的器官移植還是龐大利潤的產業,第三個,它破壞人權繼續存在,這樣的話,中國大陸的器官移植還是問題很多。之前的不管是法輪功員,新疆一些異議份子,被迫害人權,被摘走器官,我相信到今天為止,大部分事情還是趨於存在的。」

中國國家心臟移植質控中心教授黃潔,2019年底曾公開說過:供體還是夠的,很多病人因為沒有及時評估,造成了供體的浪費。

這揭示了中國心臟移植界的反常操作:「器官等病人」。

一個人只有一顆心臟。有人想「生」,意味著有人得「死」。

這些對於患者而言的「救命心」,或許,對於供體而言,就是「奪命心」。

採訪/陳漢 編輯/王子琦 後制/王明宇

————————

【禁聞】事隔17年 網友找到當年法輪功受迫害者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11日訊】網路如同茫茫大海,不過冥冥之中總把有緣的人牽在一起。旅居海外的華人,因為搜尋家鄉武漢相關資訊時,意外發現17年前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黃曌的訊息,也讓他想起黃曌的母親,當年為了女兒上訪奔波,不知道她現在過的好不好?

旅居海外十幾年的張先生(化名),老家在湖北武漢。有件事一直困擾他多年,17年前在家鄉遇到的那位老太太,現在不知道過的好不好?

張先生心中惦念的老太太,就是被迫害致死的武漢法輪功學員黃曌的母親。

湖北武漢張先生:「那天我就在大紀元的網站上找,找武漢的死亡名單的時候,我就找到了這個人,就找到了黃曌這個人的名字和年齡,這都是吻合的。 我覺得很奇怪,居然被我找到了,因為那個地址我記得,他們家地址我記得。」

冥冥之中似乎讓張先生看到這個消息,放下17年來的牽掛。張先生在推特發文說,居然找到了當年知情的這位法輪功受迫害者黃曌,她母親是2004年7月間找我列印上訪資料。

張先生:「他們家我是去過的。那這個事情其實是2004年7月份的時候,就是我這個同事就跟我說,說他有個親戚要打一份文件,要到我公司來打。那我想,武漢的夏天這麼熱,他要從十幾公里以外到我公司來打一份文件,我就覺得很奇怪。」

張先生說,公司同事介紹黃曌的哥哥跟他認識,他們曾經到黃曌家裡做客過,彼此都很熟悉。

張先生回憶當時情景,上門求助他的是黃曌的母親,因為住家附近都沒人願意幫忙她。

張先生:「她(黃曌)的哥哥當年是36(歲),她32,她媽媽應該不超過70,我看著要60幾歲的樣子,那是在2004年,一看就是那種很文靜的人,她來了,見了我的面以後,就握著我的手流淚,就說感謝。然後我就裝不知道,我說這沒什麼。」

張先生知道黃曌的母親列印的是關於法輪功的資料,於是假裝不知道的默默離開。

張先生:「我本來也沒看,但是因為印表機壞了,我就看了一下,就大概知道這個人32歲。然後就之前是被關到了河灣勞教所,再後來就被關到哪裡,然後就死了。她的媽媽就希望去上訴,起訴武漢市公安局。你想想這個國家有多麼黑暗,就是人家要去上訴都沒有地方打文件。」

黃曌,1972年4月出生,家住湖北省武漢市硚口區上閘口33號3樓,是武漢市硚口區糧食局職工。2001年黃曌因為製作法輪功真相資料,揭露天安門自焚謊言,被非法關進武漢市第一看守所。之後陸續被中共惡人騷擾。2004年4月1號遭武漢硚口區公安分局科長金志平和硚口區610組織綁架,4月16號家人接到死亡通知,官方文件上死亡原因寫「被刺」兩個字。

張先生:「我就很記得這個事情,因為我們也算是了解共產黨,我們也知道這個國家有很多黑暗的事情。但是第一次,第一次這種人死掉了,在就在我面前,就是我親眼能夠感知到這種痛苦。」

張先生說,17年前在中國大陸,很多人認為中共當局把法輪功學員關起來是在教育他們,萬萬沒想到,他們是把法輪功學員抓起來,虐待致死。

張先生:「中國共產黨說,我們是教育他們,我們是在怎麼幫助他們,這個當然我們不會信。但是教育,我們也認為說這種教育,可能跟我的家人之前在中國遇到的什麼關牛棚,或者是什麼牢改這一類相關。但是我們不知道到了二十一世紀,這種事情還會發生,這種殘酷的虐待,甚至直接就把一個人殺死。那這種事情其實我覺得,這麼多年我都忘不了。」

當記者問張先生,後來還有聯繫過黃曌家人嗎?張先生表示,在那種政治體制下,誰都不敢關心法輪功學員。

張先生:「哥哥後來去了外地,我記得是不在武漢了,這唯一的哥哥。我那天找了一下相關的報導,他媽媽後來到武漢市上訪了幾次,上訪了幾次就被處理了,處理了就沒有了,就沒有再有新的東西了,那可能應該最後的出現是2005年、06年吧。我到現在不知道她媽媽還在不在?」

張先生表示,到現在他還記得黃曌母親那溫和善良的身影,堅強的外表內心裝著痛苦。他也知道中共治理下的中國是如此黑暗,但他心裡牽掛的是黃曌的母親,他想問一聲,黃曌的母親你還好嗎?

採訪/陳漢 編輯/黃億美 後制/周天

 
 

分享本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