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女孩於銘慧一家的故事

 

16分40秒     下載 MP4 文件

【禁聞】中國女孩於銘慧一家的故事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2月25日訊】中共鐵幕下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伴隨著太多的血和淚。今天我們來關注於銘慧一家的故事,全家最後一次團聚,是在2001年。如今,媽媽再次因為說出「法輪大法好」的真相,橫遭非法綁架。

這個女孩叫於銘慧,2010年,她被大學選中,派往英國劍橋藝術學院時裝設計系學習。然而,她手中的畫筆,卻永遠畫不圓自己的家。

銘慧原本有著一個令人羨慕的家。爸爸於宗海,原在黑龍江省牡丹江市圖書館從事美術宣傳,多次被評為市級勞動模範和省級先進工作者。母親王楣泓,是牡丹江市地質勘察所高級工程師。

於宗海三十多歲時,因工作勞累,攤上一身難治的病,類風濕、骨髓炎、神經末梢炎、骨質疏鬆。王楣泓雙側乳房布滿了又硬又痛的腫塊,醫生建議切除雙乳。

被病痛折磨不堪的夫妻倆,先後走入了法輪大法修鍊,未做手術,沒有用藥,卻奇蹟般好了。於宗海說,師父不但治好了他的病,還治好了他的心。他變得開朗、善良。

原以為,一家人會在信仰真、善、忍中,恩恩愛愛度年華。然而,1999年江澤民集團發動對法輪功的鎮壓,黑暗也向銘慧一家襲來。爸爸被冤判十五年,媽媽十一年。小銘慧沒有了家。

於銘慧姑姑 於貞潔:「十多歲的這孩子就孤苦伶仃的,也挺艱難的吧。一想這個時候,哎呀,真是,你挺難受的⋯⋯小小年紀就是得奔波去哈爾濱女子監獄,還有那個牡丹江監獄,來回往返就是看望父母吧。而監獄有時候還不讓接見。十幾年來,父母都是在監獄的接待室相見。總共加起來也不到24小時吧,這幾年。王楣泓的公公也承受不住這麼這麼重的打擊,含冤離世。」

在監獄,於宗海被打斷肋骨,頭腫得老大,還不轉化。在零下十幾度的冬天,他被扒光衣服,開足兩個水龍頭接上塑料管,猛哧他肚臍、耳孔十個小時,還讓弱智暴力犯人直哧他鼻孔,他幾乎窒息。

惡警曾當場撬掉於宗海兩顆牙,往他口鼻里灌芥茉油,專業打手猛擊他頭部,讓他腮肉撕裂。電擊、棒打、硬塑料管抽是家常便飯。在飛塵迷漫的車間不許他閉眼睛,飛塵落入無淚的眼球,痛得於宗海雙手抱頭,整夜整夜跪伏床上。

王楣泓坐過三天三夜的鐵椅,腿腳全腫。腿也被弄瘸過,右腿膝蓋上部長期疼痛。高溫作業一天14小時,很快,她白了頭髮。

於貞潔:「在黑龍江女子監獄,罰站、罰坐,各種酷刑折磨。從早上6點到晚上8點都是高度的奴役勞動,還要毆打。使她身體越來越虛弱,還經常咳嗽,心臟也不好。」

2014年和2016年,王楣泓和於宗海先後走出了暗無天日的牢籠。他們都堅強的活著回來了!

遠在英國的銘慧得知消息,喜極而泣。

雖然被開除公職,但他們依然堅信法輪大法好!

不過,去年11月23號,王楣泓在哈爾濱市學府書店內,再次被警察綁架。

於貞潔:「目前是案件已經從哈爾濱市南崗區檢察院遞交到法院立案了。她是好人,沒有做壞事,就告訴人家法輪大法好,就被抓起來了。太冤枉了!希望讓王楣泓儘快和家人團聚吧。」

旅美前大陸企業家於溟表示,中共20多年來殘酷迫害法輪功,大陸法輪功學員的生命安全時時都在危險之中。

旅美前大陸企業家於溟:「生活在中共治下的所有生命,隨時都有可能處於危難之中,甚至於屍骨無存。所以說現在大家必須去遏制它,徹底解體、擊敗這個邪惡。」

於銘慧一家最後一次團聚,已是二十年前,在牡丹江畔。如今銘慧希望媽媽早日回家,更盼著爸媽能儘快來到自己身邊,闔家團圓。

採訪/陳漢 編輯/王子琦 後制/鍾元

————————

【禁聞】獄中反迫害 天津造價工程師器官衰竭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16日訊】中國造價工程師周向陽,因為堅持法輪功信仰,20多年來不斷遭到中共殘酷迫害,最近一次被非法判刑7年關押在天津濱海監獄,被迫害至多個器官衰竭,危在旦夕。

天津法輪功學員周向陽,2016年底開始被非法關押在天津濱海監獄。周向陽絕食抵制迫害,時間長達6年。

旅法天津法輪功學員張筱婷:「聽說向陽已經心臟衰竭,奄奄一息。住了好幾個月的醫院,現在轉到了第十監區。」

周向陽的母親王紹平日前在網上發出呼籲,希望國內外正義人士伸出援手,幫助周向陽早日回家。

周母在呼籲信中說,監獄以中共肺炎疫情為由,禁止家屬探視,也不允許周向陽給家裡打電話、寫信,導致她10個月沒有兒子的任何消息。

最近,才從周向陽的獄友那裡得知,向陽因為器官衰竭,被送往監獄醫院住院幾個月,生命危在旦夕。

新唐人記者得知消息後,連續多天撥打天津濱海監獄的電話,都無人接聽。3月15號,電話終於接通,但對方一聽記者詢問周向陽的情況,馬上掛斷。

記者: 「請問您這邊是濱海監獄嗎?」

獄警:「幹嘛啊? 你哪裡的?」

記者: 「我記者,我是想了解一下周向陽的事情啊。」

獄警: 「…… 」

周向陽的父母和哥哥得知他器官衰竭被送醫急救的消息,趕往監獄探視,但只有一個負責迫害的隊長出來,敷衍了幾句。家屬沒有了解到任何情況。

周母王紹平說,上次接見時,向陽曾說過,自己身體虛弱,無法直立行走,以前是兩個人架著他胳膊往前走,這次他們是反過來一邊一個拉著他的胳膊,臉朝後,腳後跟著地。因為路遠,他的腳後跟被拖破,鑽心的疼,路上有兩條長長的血痕。

如今,王紹平對兒子的處境更是深感憂慮。

旅美天津法輪功學員王會娟:「從1999年迫害到現在22年中,他(周向陽)幾乎沒有過上幾年正常的生活。他2003年被判刑9年之後,他出來和他太太結婚之後沒有過上幾天,2016年又被判刑7年。那麼他的整個過程中,他都是以絕食抗爭。」

周向陽曾在天津鐵道第三勘探設計院工作,是全中國首批的60名造價工程師之一。

修鍊法輪大法後,他從不要客戶私下給的好處,工作更是兢兢業業。 信仰,讓他成為世風日下中逆流而上的好青年,但中共卻因此不斷迫害他。

王會娟:「給(周向陽)他自己關在一個小屋裡面,那種酷刑就叫地錨,手腳分開的,銬在地上。黑天白天的電棍電擊他,這電棍都壞掉了,他們才會停止的。而且最長的時間三十天不許他睡覺。經常給他關小號的。那時候他就多次被野蠻灌食,每次都有生命危險。」

為抵制迫害,周向陽2008年6月底開始,在港北監獄絕食一年多,體重只剩下80多斤。2009年7月底保外就醫,然而2011年3月,周向陽在唐山再次遭綁架。

2015年3月2號,天津警察再一次破門抓人。2016年9月13號,周向陽、李珊珊夫婦案件開庭。代理律師為他們做了無罪辯護,但夫妻倆仍被判重刑。

張筱婷:「現在他是絕食嘛。絕食這麼長時間了,那對身體肯定是有損害的。現在還不放他,那對他這個生命是一種威脅。」

旅居法國的天津法輪功學員張筱婷呼籲海外正義媒體,關注周向陽的處境,曝光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邪惡。

周母王紹平也盼望正義人士,關注周向陽和其他像他一樣善良法輪功學員,制止中共的迫害。

採訪/常春 易如 編輯/王子琦 後制/鍾元

———————

父母被中共逮捕 長輩受恐嚇 16歲女孩在美救援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16日訊】再來看到,一名16歲的留美學生陳法緣,日前向外界呼籲,營救她在中國大陸的、修鍊法輪大法的父母陳陽和曹志敏,兩人在去年10月被中共非法抄家逮捕,與外界失去聯繫至今。

16歲留美學生陳法緣:「就是那些邪惡找到我外公外婆家,說要找到我在哪裡,然後(哽咽)就想監視我的行蹤,同時給我外公外婆施加壓力。」

正在美國讀高中的陳法緣,今年16歲,她在長沙的父母陳陽和曹志敏在內的20多位法輪功學員,在去年10月27日,遭到中共當局入室綁架,被非法關押與外界失聯。

16歲留美學生陳法緣:「其實我擔心父母現在的各個方面,我怕他們受到酷刑折磨。我不希望他們被惡警就是用什麼方式,向我父母洗腦,要我父母放棄修鍊,因為他們是修鍊大法之後,身體才好起來的。」

陳法緣的父親曾經患有遺傳性哮喘,體弱多病,母親則是有青光眼,但她的父母在走入法輪功修鍊後,很快擺脫了疾病的折磨,一家人快樂地按著「真、善、忍」的原則待人處事。

16歲留美學生陳法緣:「我翻抽屜的時候就可以看到,每年單位都給(爸爸)發獎狀什麼的,說明他是個很好的人,外公外婆也是很高興,看到父母他們的變化,我的爺爺奶奶不需要操很多心了。」

法輪功自1992年5月,由李洪志大師在中國洪傳,至今傳遍全球,著作被翻譯成四十多種語言。(https://big5.falundafa.org/introduction.html)

截至1999年初,在中國大陸約有1億人學煉法輪功,但是,在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的指揮下,1999年7月起,中共展開了對法輪功修鍊者的殘酷打壓,讓無數的家庭支離破碎。

據明慧網數據,截至2020年,已知並確認身份的,就有4,638名法輪功修鍊者被迫害致死。

目前陳法緣的父母陳陽和曹志敏,仍杳無音訊,80多歲的祖父母無依無靠,還受到中共恐嚇,雖然這些都令法緣感到心碎,但她仍希望在中共體制內的人,能了解真相,儘快釋放她的父母。

16歲留美學生陳法緣:「只有在中國,那些政府才說法輪功是壞的呢,如果他們能翻牆的話,就會看到更多真實的信息。」

新唐人記者宇亭、奧利弗紐約報導

————————-

【禁聞】神秘的610辦公室副主任彭波被查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14日訊】中共負責迫害法輪功等宗教團體的中央「610辦公室」原副主任彭波,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正接受調查。彭波也是中共中紀委今年拉下馬的第5名高官。

中共媒體3月13號通報說,原「中央防範和處理X教問題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彭波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所謂「中央防範和處理X教問題領導小組辦公室」的前身是「中共中央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下設的辦公室,是在1999年的6月10號,中共黨魁江澤民為3個月內消滅法輪功、違反憲法和正常法律程序成立的專職鎮壓法輪功非法機構,簡稱「610辦公室」。

時事評論員鄭浩昌表示,彭波落馬背後的目標可能是孟建柱。因為習近平在政法系統已經打掉了孟建柱的兩個心腹鄧恢林和孫力軍。彭波和鄧恢林當年幾乎是同時調入中央政法委,兩人後來都成了孟建柱的親信。

鄭浩昌:「再後來,孫力軍兼任610辦副主任,彭波就和孫力軍在610這塊掛上鉤了,兩個人一個管鎮壓一個管網路控制。現在鄧恢林和孫力軍都被抓了,那是拔出蘿蔔帶出泥,彭波可能是這樣倒台的。」

從彭波的履歷來看,他在中國青年出版總社、中共外宣辦公室任過職,還曾任中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專職副主任、政法委網路輿情應對與處置協調小組組長等。之後,他的履歷資訊空缺,直到此次爆出從「610辦公室」副主任一職落馬。

時事評論員藍述表示,由於法輪功學員這些年不間斷的向國內外講清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相,610辦公室在國外已經是臭名昭著,而美國已經開始制裁這些人。所以610官員們都怕被曝光。

時事評論員藍述:「他們當了610辦公室以後也怕在國際上被追責,所以他們也不敢把自己的真實身份曝光出來。所以他們不願意讓人知道他自己在610辦公室去擔當這麼重要的角色。彭波,我想他主要是害怕。」

據北京大學「師資力量」網頁信息,彭波還是中共中央政法委微信公眾號「長安劍」的創始人,積极參与網路封號、刪除不同聲音,還曾聲稱「再不出手就晚了」。

藍述指出,彭波一路升上來,他工作過的都是一些作惡機構,但他隱瞞了610辦的副主任頭銜。因為從周永康開始,與610掛鉤的這些官員已經在中共體制內都臭不可聞,他們在國內也不喜歡被人知道是在610辦工作。

鄭浩昌:「彭波在進政法委之前已經是副部級了,他那個輿情小組長最多是司局級,所以肯定不是他的主要職務。這個說明,他2015年就已經是610辦副主任了。中共刻意隱藏610系統官員的身份也不是現在才是這樣,孫力軍兼任610辦副主任的時候,官方也是完全摀住不說的。」

鄭浩昌認為,彭波幹了5年多迫害法輪功的惡事,現在倒台也是必然。

中共610辦公室曾是第二權力中央,一度可以調動整個國家機器和幾乎所有的社會資源,利用公檢法司、軍隊、武警、特務、外交、教育、文宣、醫療等各個系統對法輪功修鍊者迫害。

他們發出了許多迫害法輪功的密令,如「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算自殺 」等。

截至目前,至少有4638位已知姓名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另外,610辦公室還系統的指揮了中共強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

不過,610職位還被稱為死亡職位。

據明慧網的不完全統計,僅從1999年至2018年,全國各地就有超過1600名610頭目出現包括車禍、猝死等離奇的非正常死亡,以及被判刑查處、絕症等厄運。

藍述:「他們對這麼一個信仰真善忍的團體、一群手無寸鐵的善良的人進行血腥的鎮壓,做盡了壞事。所以他們確實這一幫人是一群罪大惡極的人。所以他在惡人集中的一個團體裡面,互相之間惡惡相報的時候,他們的報應就來的最早。」

彭波是繼周永康、李東生、張越、孫力軍之後,第5個被拿下的中央一級610負責人。

藍述表示,在610辦公擔任官員的大多都是雙手沾滿了迫害法輪功學員鮮血、罪惡累累的人。當然他們的惡報要要比中共體制內其他官員的惡報來的要早,因為這些人更壞。

採訪/陳漢 編輯/宋風 後制/鍾元

 
 

分享本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