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朝陰謀 – 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

 

下載 MP4 文件

公元1999年7月20號,中共政權開始了系統的迫害法輪功修鍊者,大批的學員被抓捕到各地的監獄和勞改營遭受虐待和洗腦,中共利用各種方式強迫他們放棄修鍊,數以千萬計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得流離失所,家破人亡,這場迫害直接波及了上億的中國民眾,而迫害的原因卻是因為中共黨魁-江澤民對法輪功在中國民眾中巨大影響力的強烈妒忌。中共政權用造假與欺騙式的誣衊宣傳煽動仇恨,把預先安排好的鎮壓企圖灌輸給中國民眾,從而迫使許多民眾認同甚至參與迫害。在中共黨魁江澤民下達的「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政策下,中共國家機器動用了人類歷史上最邪惡的手段對待這些堅持真善忍信仰的修鍊人,同時也在摧毀著人類的道德和良知。

紅朝陰謀 –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

2000年12月22號,海外的法輪功明慧網登出了一條來自中國的消息。消息說:一些邪惡警察正在與貪財醫生密謀出售大法弟子的人體器官,據悉,僅石家莊某中醫院已分得六個指標。因為這條消息沒有提供更進一步的細節,而且透露出的信息令人難以相信,所以當時並沒有引起許多人的關注。

五年後,2006年的3月8號,化名比特的前中共駐日本媒體記者,向大紀元新聞社披露了一個驚天的內幕,在中國遼寧省瀋陽市蘇家屯地區有一個秘密集中營,關押著大量法輪功學員,他們的器官被活體摘取,用於移植。採訪:您估計大概有多少法輪功學員被關壓在裡面啊? 嗯,我不能很確切地說那麼一個數字,因為經常性有變動。但是在當時吧,所得到的數據呢,應該是有六千人。他們是在裡邊可能是在被強迫轉化,被打、被關壓,在生命垂危的時候,然後器官被取出來被移植、被賣,是可以這麼理解嗎? 對,我認為是這個情況,但是他們一定是在一種什麼樣的情況下是被迫的,或者說是在毫無知覺的情況下,上了手術台,取出了臟器,我認為是這種情況。

幾天之後,一位名叫安娜的女子向大紀元證實這個秘密集中營就設於瀋陽市蘇家屯區的遼寧省血栓中西醫結合醫院內的地下設施,具體地址是瀋陽市蘇家屯區雪松路49號, 她曾經在這家醫院工作,並且她的先生直接參与了活體器官摘除。 (安妮錄音)我的前夫曾經參與過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手術。他是一名腦外科醫生,參與摘除法輪功學員眼角膜手術,包括部分在法輪功學員活體上摘除眼角膜,很多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被摘除的時候人還沒有咽氣,這些人的器官被摘除以後,有的人就直接被丟進焚屍爐中火化,沒有留下任何痕迹,這些事情都是秘密進行的。我們醫院參與的醫生很多是從其他醫院調過來的實習醫生,他們的身體被用來給實習醫生做實驗。據安娜披露,那些被關押的人中3/4的人已經被挖空心臟、腎藏、眼角膜、皮膚後死去,屍體被扔進由鍋爐房改建的焚屍爐內滅跡。她認爲當時還有大約2000人被關押在這家醫院,無人能生還。

蘇家屯事件被曝光後,世界各國發起了多個真相調查行動就這一指控進行調查,而中共卻對此指控保持了3個星期的沉默,直到3月28號,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秦剛在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就蘇家屯事件進行否認, 稱之為「蓄意捏造,惡意詆毀」。他還邀請國際媒體親自到蘇家屯調查。但中共在住海外的使領館卻不響應外交部的邀請,對世界各國的真相調查團要求進入中國實地調查的簽證申請一律拒簽。

也許是對外交部這個聲明的一個回應,2006年3月31日,一位署名瀋陽軍區總後勤部下屬的一名老軍醫投書大紀元,再次證實蘇家屯地區醫院的地下集中營在2005年初的確曾經關押超過1萬多人,並且說蘇家屯只是全國各地36處集中營的一部分,據他披露目前中國最大的關押法輪功的地區主要是黑龍江,吉林和遼寧,在他所接觸的資料中中國最大的法輪功關押地在吉林,只有代號是672-S,關押人數超過12萬。

接二連三的消息讓人感到震驚,人們發現許多大陸的器官移植醫院在自己的網站上公開招募海外器官移植患者,而且明確標出等待供體器官的時間一般不會超過兩個星期。有的中國大陸醫院的網站上甚至還透露了更為驚人的信息,例如成立於2003年的中國國際移植網路支援中心,它是一家面向外國人的器官中介機構。在其網站的常見問答中赫然有這樣一組問答:問:即使器官移植手術成功,術後存活期也不過2~3年嗎?答:的確我們會經常聽到這類提問,但這是指在日本開展的由腦死亡者提供的屍體腎移植。在中國開展的是活體腎移植,與各位在日本的醫院及透析中心聽說的屍體腎臟移植完全不同。問:接受腎臟移植,是否會染上其他的疾病,比如愛滋病、肝炎等?答:這種擔心是完全不必要的。腎臟移植最重要的是組織配型問題。進行活體腎移植前,首先要檢測供體腎臟的功能及供體者的白細胞,以確保移植用腎臟的安全性。為此可以說比起日本的屍體腎臟移植,這裡更為安全可靠。這一組問答透露的信息是明確的—供體器官不是來源於屍體或者腦死亡者,而是來源於活著的人。而且這家移植中心並不是中國唯一提供這種活體器官的單位。

一個月後,那名瀋陽老軍醫再次投書大紀元,公布了更多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流程細節,他說:法輪功及其他關押人員在押期間使用是真實的名稱,但是在進行器官移植時使用的是偽造的假名字,也就是一個虛構的人出現,但是這個人的資料是完整的,而且是在器官移植的自願書上簽字的 (當然是代簽的)。我接觸的資料中僅這種偽造的代簽資料有6萬多份,都是什麼本人自願進行某種器官移植,並承擔一切後果,甚至還有移植心臟,許多的簽字都是一個人的筆跡。這類資料的保存期限是18個月,然後必須銷毀。這位老軍醫還說:器官移植的管理系統是軍隊…所以需要將一定的注意力關注到許多的軍事設施上,那才是真正的集中營。

毋庸置疑,器官移植是一個暴利產業,1984年10月9 日,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民政部、衛生部聯合下發了《關於利用死刑罪犯屍體或屍體器官的暫行規定》,明文規定了三種死刑犯的器官可被摘取用於移植。這個規定為摘取死刑犯器官提供了法律保障,而更可怕的是,他突破了警察和醫生等當事人的道德防線。當一些人的身體被法律定義為一個產業的原材料時,人對人身體的敬畏和尊重就已經被衝擊的蕩然無存。蘇家屯事件,以及瀋陽老軍醫所曝出的內幕,使人們第一次意識到,無辜的法輪功學員的身體可能已經成為了這個產業鏈的原材料。

甘娜是大衛-麥塔斯和大衛-喬高主持調查的34位法輪功學員之一。甘娜來自北京,曾經是首都機場海關官員。在2001年第三次被關押在北京新安女子勞教所時,被進行驗血,X光照像,心電圖及眼部檢查等等。「勞教所的警察根本不把我們當人看,給我們做這種全面的體檢,我就感覺很奇怪。」鄒玉韻是來自廣州的法輪功學員。她曾於2000年1月被投入廣州槎頭女子勞教所,非法關押一年零十個月,後又被抓捕,輾轉於廣州的五個洗腦班被反覆折磨「那個醫生就專門帶我到醫院去檢查,檢查很詳細,還有腦電圖,當然抽血是必然的哪。當時令我覺得很奇怪的是,做那個心臟檢查非常非常的仔細,結果後來又帶我去檢查,檢查完了以後,他覺得又要帶我再去做那個心臟彩超,那時候我就說,我心臟也沒有問題,為什麼老是在我心臟上作文章?」 一方面是酷刑折磨,另一方面是奇怪的體檢和抽血,看似自相矛盾的行為讓很多不知情的法輪功學員迷惑,而更奇怪的是,進行體檢的醫生並不救治真正受傷的人,而只對健康的人感興趣。愛德華·麥克米蘭·史考特,歐洲議會副主席,他於2006年5月20至24日成功進入了中國,在為歐洲外交事務委員會準備人權民主報告期間,他來到了北京會見相關官員和人士,其中也包括法輪功學員-北京的曹東。「曹東30多歲,曾經被關押在中國北方的一個監獄,我問他是否知道從犯人身上摘取器官這樣的行為,這是中國人民解放軍所經營的一個利潤豐厚的買賣,他說他只能告訴我他有一個朋友,也是法輪功學員,被關在這個中國西北部的監獄裡,有一天他的朋友失蹤了,下一次他看到他的朋友的時候是在醫院裡,他看到了他朋友的屍體,屍體上有洞,很明顯他的器官被摘除了」為了取得更直接的證據,許多調查人員以需要換器官的海外病人或其家屬的身份打電話直接詢問了中國各地區許多家移植醫院關於供體的來源情況

(錄音1) 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又名東方器官移植中心 March 15, 2006 Doctor(主任宋文利13920128990)
問:喂,請問是天津第一中心醫院宋主任嗎?
答:是,啊,您說吧
問:我有幾個問題就是一年做多少例?
答:我們去年430多例吧
問:然後還有一個就是你們發展腎移植髮展好的有幾年了?
答:大概有5年了吧
問:—–他那個醫生跟他講這個腎源挺好的,他煉功,問煉什麼功,煉法輪功,就是煉法輪功身體都比較好嘛—
答:我們也有這種情況,我們也有這種所謂的叫都是有呼吸或者是有心跳的一些供體,我們也會有,這個我們可能大概有今年到目前為止可能這樣的有十幾個這樣的腎臟
問:有10幾個這樣的腎臟就是說是活體的
答:對,是這樣的

(錄音2) 上海復旦大學中山醫院 March 16, 2006 011862164041990
醫生:喂,喂
問:喂你好,你是醫生嗎?做移植手術啊?
醫生:可以做的。
問:要等多久呀?
醫生:來了一個禮拜左右就可以做了。
問:有沒有這種煉法輪功的這種提供的,這種提供的說是很好…
醫生:我們這兒的都是這種
問:噢,身體好都是煉法輪功的,就是新鮮嘛。幾個小時之內?
醫生:24小時之內都是可以的。但是我們一般控制在10個小時之內。
問:你給我提供一下我可以找哪裡去聯繫?
醫生:這個要是跟法院他們聯繫的呀
問:你們找是在外地還是本地也有呢?
醫生:這都有的。
問:本地也有外地也有啊。
醫生:嗯。

(錄音3) 上海交通大學附屬醫院 第一人民醫院 March 16, 2006 011862163240090
大夫:喂,你好,喂
問:唉,我就問啊等要等多久?
大夫:供體有啊,天天有哎。我們今天就在做。
問:不是,你現在不是說要新鮮的,要活的人的…
大夫:都是活的,都是活的。
問:啊?
大夫:都是活的!質量上我們這是最好的。
問:那你們這兒做了多久了?我就是想問一下這個技術。
醫生:我們做了5、6年了,做這種手術5、6年了。每年都做一百多,一、兩百個例。
問:等多久
大夫:這個東西有了很久,你來了以後我看你的血型,今天我都有,也可能一個禮拜就給你做了
問:有一種啊就是煉功的那種,身體很好的
大夫:有。我跟你一下子在電話上說不清楚噢。
問:能找到這種我很快就會來。
醫生:可以的,來呀!

中國器官移植數量的暴增,是從1999年中共鎮壓法輪功後開始的,根據中共官方媒體的報道,2000年之後的6年間,中國器官移植的總量,是2000年之前6年總量的三倍多。2006年底和2007年初,大衛麥塔斯和大衛喬高發表的兩版獨立調查報告在國際社會引起強烈反響,中共對此的反應一如既往。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秦剛:「我們認為這樣的一個報告,總體上是不客觀、不公正、不公平的。」一方面是沒有實質內容的堅決否認,一方面是悄悄的轉移銷毀罪證。中國的那些器官移植中心網頁上不少關於器官移植的數量和等待供體時間的紀錄被刪除或者修改了,有的網頁消失了。不過,在對互聯網的各網頁歷史內容存檔的互聯檔案網上,還能查到一些中國移植網站刪除前的紀錄。

在2007年6月至7月間「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聯繫到了中國人民解放軍第307醫院腎源中介經紀人,前後交往時間達數周,累計談話時間達幾十分鐘。

See recording for real text
調查員:哎,你好,小周啊,上一次跟你說的,那個聯繫腎源的事情,現在怎麼樣了?
中介:你不是說聯繫那個監獄的,或者是那個什麼的嗎?
調查員:對,或者是法輪功學員的嘛。
中介:我給你說白了吧,我這邊找的全部都是,我找是能找,以前我跟你說過吧,以前,就是說,我們這邊跟你說實話,是做過兩例,知道嘛,搞過這兩例。
調查員:兩個法輪功學員的?
中介:對,搞過這兩例,監獄裡面呢就是說像法輪功搞過, 我也跟以前那個大姐說過,是搞過。
調查員:還有一個啦,你怎麼確定他是法輪功學員?
中介:到時候我們這邊,頭兒上邊有人給你會給你出示資料,知道嘛,人家有資料,個人簡歷,什麼資料都有
調查員:由於前幾年法輪功學員抓了之後不報姓名,所以這種關了不少,關在地下一下又不是監獄,又不是勞教所
中介:你說那事是03年的事,你說那事我都明白,他們不報姓名那是03年,從03年,現在必須從03年的資料裡頭給你調,知道吧
調查員:噢,03年來一直是很多是吧?
中介:那是啊。03年的法輪功檔案裡邊多的是啊。
調查員:前些年因為法輪功學員上訪沒報姓名他們被偷偷關起來了,這些沒有登記也沒有註冊
中介:啊,這裡面,象這裡面這些都很正常,知道嗎,他這就沒留,我跟你說他這裡邊沒留姓名都留代號,你明白嗎,他象這些不留姓名的全部代號,我這個比你明白,啊還有根據手印,個人的手印他根據那個來,你知道吧。
調查員:那就是把這些人編了號關起來了
中介:那肯定的,你像這些他不編號那到時不亂套了嗎,這個東西它都是一條龍的,你知道嗎

在2005年,中共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在馬尼拉世界衛生組織分部召開的會議上,公開聲稱目前中國大多數移植器官來自於死刑犯,2006年11月,黃潔夫在廣州的一個會議上再次表示,中國90%以上的移植器官來自於死刑犯,高調承認中共自己幾十年來都不願承認的醜聞。但是根據中國新聞網2007年9月6日在「中國死刑數量明顯下降」一文中的報道,「十幾年來,人民法院一直堅持嚴格控制和慎重適用死刑,死刑數量持續保持下降的趨勢」所以單單死刑犯這一種供體來源無法解釋中國器官移植在近十年來暴漲的現象。中共當局於是開始自曝器官買賣混亂的現象,對外宣稱將對混亂的移植市場大力整頓,不斷出台並解釋新條例和規定,企圖讓人們相信在中國器官移植亂象是黑心醫生和警察個人犯罪造成,與中共當局無關,妄圖混淆視聽,把主要罪責轉嫁到參與移植的醫生和警察身上。

2008年7月猶太國際法庭在累計的各類證詞和間接證據基礎上得出結論:無數的無辜法輪功學員被中共當局殺害,其中有些是出於活摘器官的利潤而進行的。2008年11月聯合國要求中共對法輪功學員受到酷刑虐待甚至被活摘器官的指控進行調查,起訴和懲罰所有參與迫害的涉案人員。2009年11月西班牙馬德里國家法庭做出裁定,以「群體滅絕罪」及「酷刑罪」起訴迫害法輪功的首惡江澤民及羅干、薄熙來、賈慶林、吳官正五名中共官員。2010年3月美國國會眾議院通過605號決議案,要求中共立即結束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監禁、酷刑及釋放所有被關押的學員。

然而中共的殺戮並沒有停止,2012年7月前美國智囊、中國問題專家依森•古特曼(Ethan Gutmann)在第24屆國際器官移植學會大會研討會上披露,經過他的獨立調查發現,到2008年為止,因被活體摘取器官而死亡的法輪功學員最少有65000人,其中2006年達到高峰,就是說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在國際上曝光後,不但沒有停止罪行,而且開始了大規模的殺人滅口。

廣州軍區總醫院 追查國際調查 泌尿外科主任朱雲松 0118613602703460, 011862036222653 2006 4月12日,21:24
調查錄音:
調查員:請問是廣州軍區總醫院朱主任吧?
答:哎,我是
追查:我有兩個親戚在304醫院,腎源上現在不太夠,我們發現就是法輪功犯人這個的腎源比較好,你們這邊怎麼樣?,這方面法輪功犯人的腎源—
答:我們法輪功很少
調查員:還是有一些這樣的?
答:B型不難,你要願意過來的話,你過來我們可以很快,五月一號之前肯定可以安排
調查員:五一之前有一批嗎?
答:好幾批,哎,我們任何都有好幾批

山東千佛山肝臟移植中心 March 16, 2006 0118653182968900
大夫:你好,
記者:我想諮詢一下…你們是做了多少年啦,是不是也很…
大夫:我們是從02年開始做的。
記者:2002年到現在
大夫:四年多了。
記者:提供這個肝的,一般保存多少時間就能夠
大夫:規定12小時,我們還沒有超過12小時的呢。我們這個都事先查好了的這個。
記者:提供這個肝的那個有一種說那種煉法輪功的那種,我就問一問有沒有那種?
大夫:唉,你過來就行。
記者:就是說有啊!
大夫:您這樣吧,您過來那個—嗯—反正四月份肯定會比較多的這樣的供體,現在這供體逐漸多起來了
記者:怎麼4月份為什麼會多起來?
大夫:這個我沒法跟你說,因為這牽扯到—不是說—-這些就是沒必要跟您解釋這個問題,這個問題沒法解釋

中共的軍隊、武警醫院系統都涉嫌參與了活體掠奪法輪功學員的器官,同時軍方對器官摘取的介入還延伸到民用醫院。許多被調查取證的器官接受者們經常談到,即使他(她)們在民用醫院接受移植,做手術的仍是軍方人員。在中國大陸,人民解放軍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軍隊,是世界上為數不多的屬於黨而不屬於國家的軍隊。中共軍隊的各總部、各大軍區、各軍兵種都配有相應規模的醫院,這些軍隊醫院自成系統,獨立運作,不歸衛生部管,它們有途徑直接接觸監獄和犯人,法律管不到它們。中國的《三聯生活周刊》在2006年4月7日就曾報導:我國約98%的器官來源都控制在非衛生部系統。

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不存在死刑執行時間的問題,摘取器官取決於醫院移植手術的時間。醫院的麻藥有限額,手術時的麻藥非常節省,甚至根本不麻醉,而且被摘除器官者很多都是活體,過程極其殘忍,參與的醫務人員大多出現嚴重的心理問題。安娜:我的前夫曾經參與過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手術,那個時候我丈夫的精神有些恍惚,他在夜間經常做惡夢,非常驚恐,我讓他把這個工作給辭了,他也答應了,當我丈夫決定不再參與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手術的時候,曾經遭到某機關的暗殺

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公布的一名目擊證人的證詞更揭露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時慘烈的一幕,這名證人是一名公安,曾為遼寧省公安系統工作,2002年他參與了非法抓捕、拷打法輪功學員的行動,他曾親眼目睹了一位30多歲的女性法輪功學員在完全清醒的情況下,沒有使用任何麻藥,被活體摘取了心臟、腎臟等器官手術刀在胸脯,一刀下去,血是噴濺出來的,血是噴濺出來的。而不是…問:你看到的是男的還是女的?證:女的,女的, 30多歲吧,當時,我們經歷了就是,得有一個星期對她的審問,嚴刑拷打,身上已經有無數次傷疤,並且電棍、電,她已經神智不清…神智不清,把她打的,已經就是,反正她又不吃東西,然後我們強行的給她灌牛奶, 往她的胃裡,她不喝就強行的給她灌。你知道那個,把她的鼻子捏上,於是維持著。她7天瘦了將近15斤,經過體重。而這個時候不知道,可能是遼寧省公安廳某辦公室,反正是一個挺保密的部門,派了兩個,一個是解放軍瀋陽陸軍總醫院的一個軍醫,還有一個是第二軍 醫大學畢業的,具體反正一個是歲數大的,一個年輕的,在某、某,就是給她送精神病院的一個手術室,然後進行一套東西。不打任何麻藥,刀在胸脯上,他們這個手啊一點抖都不抖,手一點也不抖,直接戴著口罩拉出來。當時我們一人拿一把手槍在旁邊站崗,這個時候已經拉開了,然後她就嗷的大叫一聲,那個女人就嗷..大叫一聲,說法輪大法好。說你殺了我一個人,大概意思就是你殺了我一個人,你還能殺了我們好幾億人么,為了自己真正的信仰被你們迫害的人么?這個時候,那個醫生、軍醫猶豫了一下,然後看了我一眼,又看了我們的領導一眼,然後領導點了一個頭,他還繼續把血管 …先摘的是心臟,還是再摘的腎。當心臟的血管剪動一下,她就進行抽搐,非常可怕的,我給你學下聲音,反正我也學不好,撕裂的撕裂的那樣式的,然後就啊 啊… … 就一直張著大嘴,睜著兩個眼睛,張著大嘴。哎呀…我不想再講下去了。當時,這個人身份是一個老師啊,是一個老師,在中學教書的老師,她的兒子今年可能12歲了吧。她的老公是個沒什麼能耐的一個,也是一個工人吧。在這之前,她受過的羞辱更大。我們的民警有不少就是變態的那種,給她進行,用鉗子、用窺視器,都是不知道哪來的儀器,反正我都親眼所見,我當時沒照照片就是遺憾,對她進行屬於是猥褻,她長的有點姿色,比較漂亮,對她進行強暴…,太多了。問:哪個時間你還沒有告訴我?證:2002年4月9日。對4月9日下午5點開始解剖,時間進行了3個小時。之前已經連續一個月了。問:什麼叫連續一個月?證:連續一個月的刑訊逼供。……問:你只有對他們逼供一次?還是很多次?證:很多次。當時王立軍,現在的重慶公安局長,下死命令「必須斬盡殺絕」。

王立軍,原遼寧省錦州市公安局局長,曾積极參与抓捕和迫害法輪功學員,據明慧網報道,遼寧錦州是嚴重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地區之一。王立軍主持創辦的錦州市公安局「現場心理研究中心」涉嫌用法輪功學員做器官移植等人體實驗,其中「藥物注射後器官受體移植研究」項目在2006年9月獲得了「光華創新特別貢獻獎」,王立軍在那次頒獎儀式上的講話中有這樣一段內容:「大家知道,我們所從事的現場,我們的科技成果是幾千個現場集約的結晶,是我們多少人的努力。這些姑且不說,就是這次基金會的考察,他們的這種精神是令我感動的,因為對於從警多年的民警,當一個人走向刑場,在瞬間幾分鐘轉換的時候,將一個人的生命在其他幾個人身上延伸的時候,都會為之震撼,這是一項偉大的事業,這裡面有更多人艱苦的勞動,光華科技基金會晉陽秘書長,他們親臨一線,就在我們的現場,技術解剖的現場,器官受體移植的現場。」從這段話中不難看出,王立軍所主持的這個「現場心理研究中心」所從事的就是提供器官,專門負責研究配備死刑注射液來延長被注射者的死亡時間,提高器官存活時間。他自己講到「我們的科技成果是幾千個現場集約的結晶」,表明幾千個活人被虐殺並被掠奪了器官,同時現場觀察和研究他們在死亡時的心理過程。一個沒有醫學知識的警察-王立軍的這種變態研究無論從道德或倫理上看都非人性。追查國際調查了曾與王立軍「藥物注射後器官受體移植研究」項目曾經一起合作的移植醫生—原錦州解放軍205醫院泌尿外科主任陳榮山 (退休)13841666988

調查員:王立軍曾經在錦州公安局的時候,辦過一個叫現場心理研究中心的,這麼一個機構,他有一個注射藥物後器官移植課題組,這個事情請向我們介紹一下。
陳榮山:合作的那當時還有中國醫大啊,中國醫大醫院
調查員:你們這些移植供體裡頭有在押的法輪功人員,這個事情有沒有啊?
陳榮山:那都是經過法院的,
調查員:是經過法院的,是吧?
陳榮山:對,對

25may2012
中共從迫害法輪功之初就沒有對這些人講過什麼法律,數千萬追求真善忍精神信仰的民眾不被當做人看待,也就更談不上人權,修鍊人甚至被當做一種再利用的「原料」,如此大規模的暴行是人類歷史上從來沒有的。

錦州市第二看守所 0416-4588539 22may2006
問:喂
答:哎
問:請問是錦州市第二看守所嗎
答:對。
問:我們現在缺腎源,我不知道這個事情是不是應該跟你們所長要洽談?
答:哎呀,你這個事兒啊最好和這個法院,和法院,錦州市中級法院,刑二庭,你往錦州市中級法院聯繫聯繫—–
錦州市中級法院 [刑二庭] 0416-3881789 22may2006
問:請問是錦州市中級法院刑二庭嗎?
答:對。
問:就是剛才那個—因為我們現在哪缺腎源,所以剛才看守所的話哪跟我們講就是說還是要跟中級法院刑二庭聯繫一下,我不知道您這方面情況了解嗎?
答:您–您等一下啊,我這跟我們那個—你別撂電話吧。
問:哎,你找一個人跟我講。
答:哎,好。
問:哎,是廳長,是吧??
答:啊對,你哪裡啊?
問:不好意思,我占您5分鐘時間,就是你們有沒有這種年輕的健康的那種煉法輪功的這種活體供體?
答:我們現在案子分工了,死刑案子都挪到刑一庭了。
問:啊–那麼我剛才說的那個象那種年輕健康的那種煉法輪功的,不見得是死刑了,這種煉法輪功的,身體比較健康的。
答:法輪功,我們院規定也在刑一庭。
錦州市中級法院 [刑一庭] 0416-3881789 22may2006
問:喂,請問是錦州中級法院刑一庭嗎?
答:對。
問:我只知道2001年開始,我們一直都是在跟法院哪看守所啊,就是拿那個年輕的健康的那種煉法輪功的那種腎源供體,啊現在的話就是少了。
答:嗯,嗯。
問:所以現在我們不知道你們這個法院還能不能提供就是這樣的供體?
答:那得看你們那兒條件,得跟領導商量,你那兒條件好了,我們估么還能提供。
問:是吧??
答:對,看你那啥情況。—–

不難看出,活體掠奪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的罪惡不是一些黑心醫生或警察的個人行為,而是中共政權利用國家機器從上至下的大規模的系統犯罪。活體摘取器官這樣殘酷的迫害已經運作成為一個常規的買賣進行著,一個國家的司法機構也參與其中,當司法的公正蕩然無存的時候,中國的社會文明倒退到了危險的地步。

王立軍的上司,原大連市市長、遼寧省省長的薄熙來在任時批准成立了一家外資企業,馮·哈根斯生物塑化(大連)有限公司,專門從事大規模處理屍體,這家公司利用中國人的死屍在世界許多國家進行「人體標本展覽」,由於展出的都是國人的屍體,很多華人抗議該展覽並感到「屈辱」。對於自己所用原料(死人屍體)的來路,該公司的解釋互相矛盾。在這家公司的展品中,有一位年輕的中國母親和她八個月嬰兒的乾屍,凡是看過這個標本、還有一絲善念的人,無不為之震驚:哪個家屬會自願捐贈自己妻子和未出世孩子的身體呢?然而就是這樣一家頗受爭議的「屍體加工場」卻在薄熙來的庇護下一直「生意興隆」,而在薄倒台後,這家公司神秘的消失了。

2012年2月,王立軍出逃美國領事館並披露了中共系統的活體掠奪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內幕。美國國務院2012年5月發表的2011年度各國人權狀況報告中提到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的狀況,這也是第一次在政府層級的人權報告中提到法輪功學員遭到中共活體掠奪器官的暴行。無辜的法輪功修鍊者們遭到了群體滅絕性的迫害,幾乎包括所有人權的各個方面,特別是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的行徑,又是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人類文明所賴以生存的道德和良知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摧殘和挑釁。那些盲目參與的人已經墮落為中共的幫凶!這13年來對法輪功的迫害使國家和人民陷入了一場罪惡和災難,更是一場精神浩劫, 法律、道德和人性都遭到極大的破壞,從而引發了社會道德的全面崩潰。而迫害的原因就是他們堅持真善忍的信仰做一個好人。這樣一個流氓政權早已喪失了執政的合法性。

2012年以來,以江澤民為首的中共迫害法輪功的〝血債派〞相繼落馬,國際上也在推動〝北京大審判〞的國際司法行動,法輪功人權律師朱婉琪指出,必須透過公開審判才能還歷史公道。希望本片撕開魔鬼的畫皮,喚醒國人的良知,制止迫害,捍衛普世的價值,讓人民脫離這魔鬼的附體,真正主宰自己的思想和言行。

分享本視頻: